首页资讯滚动社会娱乐文化生活体育健康旅游科技汽车地产财经公益理财教育历史

张胜利:大雪纷飞时,父亲的棉衣谁来烤

2017-01-31 20:57:14    来源:文化长征    编辑:刘可可

离开山村农家已二十多年,在大都市里早有了自己温暖的家。无论酷夏寒冬,家始终是适宜和温馨的。特别是在雪飞的严冬,我更乐意手捧热茶,站在暖暖的布满鲜花的宽大阳台上,眺望窗外银妆素裹的世界,俯瞰来往舞动的车流,体味人生之甘美。

半个世纪的人生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心路历程,但大都像秋天里的杨絮,随岁月的风尘飘远散落,唯独不能忘怀的是那山村的寒冬。那些年,物质条件极其匮乏。为了防御寒冬,一进入深秋,父亲早早就把以前挑选干净的、洁白的麦草取出来,用他那宽大的勤劳的双手铺开,放上席子和被褥,作为我们的床铺。躺在上面,软软的、暖暖的,一点也不比现在的席梦思床差。甚至还可以闻到麦草的芳香呢。天气稍有寒冷,兄弟几个就并排睡在上面。这样既可克服被褥不足的困境,又可相互抱团取暖,是再好不过的取暖措施。这也是北方大多数贫困农家采取的最行之有效的过冬方法。当时的媒体资讯远没有像今天这样的发达,随时随地可以了解未来的天气,并有丰厚的物质条件防范。那时的人们只能凭经验和感觉来判断。为了防备第二天天气突变,气温骤降,父亲往往会在头天晚上准备好木材和火盆。待到天麻麻亮,就拿起扫帚,把庭院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并把积雪一起堆放在院子内外大树的周围。这样既避免了天暖雪融时满院子都是泥巴,又可用融化的雪水浇灌大树。有时,也有意把雪堆放在一起,供孩子们做雪人用。然后,看看上学的时间差不多了,母亲也快把早饭做好了,他就开始在炉子里生火,捧起我们的棉袄在炉火上面烤。我们常常要求父亲再多烤一会,其实是想躺在暖暖的被窝里贪睡一会儿。孩子们的小把戏儿怎能瞒过父亲的法眼?即便如此,他也毫无怨言,从不责怪。孰不知,烤衣服的时间越长,父亲的双手承受的炙烤越厉害。我们常看到他不停的双手腾挪位置,以便减轻被灼烧的疼痛。就这样,我们度过了贫穷但充满温馨父爱的一个个冬日。

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傍晚时分,微风夹杂着大片小片的飞雪东倒西歪,轻飘飘的落在地上无声无息。出于好玩,我站在院子中间,仰着小脸,任凭冰凉的雪片散落在面颊,还贪婪地伸出舌头,努力地迎接雪片,一接触冒气的舌头就化没了,就这样享受着雪天的乐趣。直到母亲多次呼唤,才极不情愿的回屋睡觉。

哥儿几个躺在暖暖的草铺床上,嬉笑着,忽然听到窗外尖利的哨声响起——起大风了,赶紧一缩脖钻进温暖的被窝,把自己裹得严严的。天亮时,像往常一样,父亲叫床上学,昨晚凛冽的北风在心中仍有余悸。尽管风早已停了,懒在被窝里是不想出来的。棉衣早已被父亲烤好,就是不想起床,嚷嚷着再烤烤。父亲什么话也不说,继续在通红的火盆里烤早已炙热的棉衣。父亲终于忍耐不住,吼叫一声:起来!就把被角掀开。听到父亲的怒吼,一缩脖子,早已忘记寒冷,赶紧穿衣, “热”,热得我一下子跳起来。忽然,我看到父亲的脸色骤变,没有了怒容,赶快又让我们钻进了被窝。这时的父亲,双手用力的在屋子里抖动棉衣好让温度降下来。穿好衣服背上书包出门时,父亲破例代替了母亲的工作把我们送到大门外还依依不舍,我们已走了好远,父亲还大声说:“慢点走,小点心,放学早点回来。”而我早已忘记刚才的灼烧,蹦蹦跳跳,故意踩着厚厚的积雪,像出笼的小鸟一样奔向学校。童年的冬天,就这样被父亲温暖的双手融化成了温暖的春天。严寒的冬天,早已融化成了春天般美好的记忆直到今天。至今想来,这一幕幕仍然历历在目,仍然是甜美和难忘的。父亲离我们而去,但温暖依然在传递着,让我们战胜了严寒,在严寒中快乐地生活、成长。 

 张胜利(左)向父亲汇报练习张氏内家拳(张氏太极拳、张氏八卦掌、张氏形意拳)体会

 张氏内家拳启蒙者张合娃在演练张氏形意拳三体式

 ​作者的父亲与家人在张氏发祥地合影

父亲离开我们已八年了。在这乍暖还寒的春节,我又一次站在阳台上,推窗看外面的世界。老家的微信群里传来下雪的视频。看着看着,父亲为我们烤棉衣的场景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我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我仰头凝视着天空默念:“父亲,您那里天冷吗?大雪天,早晨起床时您的棉衣谁来烤?”眼泪早已无声地滑落到脸颊。

呜呼,父亲大人,愿我们的祝福和祈祷能温暖您的棉袄,化解您的寒冷,伴您走过春夏秋冬。

(注:作者父亲张合娃,字太虚、张氏太极拳、张氏八卦掌、张氏形意拳启蒙者,张氏第十五世掌门人。

 

责编:刘可可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中国消费商网微信公众号
网站许可证号: 京IC备11009072号|Copyright 2014-2016 中国消费商网(www.xiaofeisha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